从西汉与匈奴的交往过程看西北部疆域变迁

发布时间:2021-08-16 浏览次数:221 来源: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

李明瑶(吉林广播电视大学 党务工作部吉林 长春130022)


摘要:匈奴与华夏民族交往的起源已无明确记载最早的记录是在春秋战国时期自此时起匈奴与中原王朝便开始了战争与交往至西汉初期匈奴的疆域扩展至顶峰而西汉却处于国力衰弱的起步阶段面对强大野蛮的游牧部落只能以和亲政策换得和平至汉武帝时期匈奴不敌卫青霍去病等大将三次战役战败后而退居漠北东汉时日逐王归降汉朝西域尽归汉朝管辖


关键词:汉朝;匈奴;疆域;和亲政策;河西四郡


中图分类号:K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1580(2014)10—0143—02


匈奴与华夏民族的交往起源虽无明确记载在文献中尚有零星痕迹可寻先秦燕昭王问郭隗为君之道曾言匈奴驱驰楼烦之下之况其与人削取八城同被提及可见匈奴带来的危机已让燕国君主感到恐危社稷”。[1]匈奴所驱之楼烦为北狄一支起于春秋之际大致疆域为今山西省西北部的保德岢岚宁武一带至燕王喜二十七年西约三晋南连齐北媾于匈奴以图秦[2]据此可知先秦临近的国家除三晋外还有秦国记载匈奴与燕秦三国靠近为防范匈奴侵赵武灵王破楼烦后筑起外长城即起于今阴山下至今内蒙古临河县西北石兰计山口的要塞


自秦统一六国匈奴开始正式登上历史舞台记载其民族地域的史籍日渐清晰公元前215即始皇三十二年蒙恬击以头曼为首的匈奴夺其河南地”,[3]迁内地之民于河北榆中并将燕秦三国长城修筑成万里长城至陈胜吴广起义秦王朝土崩瓦解之际匈奴又趁乱夺回河南地”,并时常侵扰陕西山西及河套一带


经过楚汉争霸匈奴集骑射之兵三十万众侵夺中原至汉朝初年以冒顿为首领的匈奴已尽服从北夷而南与中国为敌国”。至此西汉与匈奴的交往拉开序幕


和亲政策稳定边陲


西汉初期中原人民在经历秦皇暴政农民起义和楚汉争霸后已疲于政乱亡于饥贫。当时的陇西北地上郡云中上谷辽东等郡经常遭到侵”,[4]而驻守太原的异姓诸侯韩王信投降匈奴之更使贫困的汉王朝意识到中央集权的乏弱所带来的内忧外患白登山之围是西汉与匈奴紧张关系的首战也使汉朝统治者意识到在实力悬殊的当,“战”“之中应取”,以为韬光养晦护航


”,西汉采取了贯穿中原王朝与外族关系始末的和亲政策以王室宗族女子为公主送往匈奴单于庭为阏氏的和亲政策不仅成为西汉初期缓和匈奴关系的基本政策而且成为西汉稳定西北边境问题的唯一手段


和亲政策并非仅以公主远嫁为唯一形式其中还包括诸多附加条款。《史记·匈奴列传关于和亲政策的记载是高帝乃使刘敬奉宗室女公主为单于阏氏岁奉匈奴絮缯酒米食物各有数约为昆弟以和亲冒顿乃少止”,由此可将和亲政策总结为盟约般的三项条款:其一,以公主为单于阏氏其二,在赠千金的同时需岁奉絮米等物其三匈奴为汉昆弟永修结盟之好这种建立在姻亲关系上的盟约既不似春秋战国时期有质子担保不似当今社会大国形象予以诚信驰骋草原的游牧民族尚处于部落联盟社会盟约随时可破故而其间或有韩王信为匈奴将与赵利王黄等屡次侵扰代雁门云中之事、“冒顿为书侮辱吕后之行


汉文帝三年更有匈奴右贤王入河南地侵犯上杀略人民之祸对此西汉统治者却对冒顿单于所致来信上惩右贤王定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并为匈奴的傲慢言辞给予慰问赏赠[5]亲政策虽给云中雁门代郡之地带来暂时的安定但并非长久之计隐忍退让的和亲是损伤中原人民自尊的消极政策其附带的陪嫁赏赐与岁奉更是变相纳贡匈奴的贪婪与屡次违约至汉武帝时终于使西汉与匈奴的紧张关系达到极点为西北部地域带来极大变动


战争政策绝漠匈奴


至汉武帝初年西汉王朝已是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众庶街巷有马阡陌之闲成群而乘字牝者傧而不得聚会”,多年无为之治使汉朝积累了大量财富逢雄心争霸的君主汉武帝刘彻在位于是一场与匈奴的角逐在所难免


最先争夺之地是今内蒙古河套伊盟一带的河南地”。“河南地是先秦蒙恬所夺之地在被冒顿匈奴所占后交与匈奴右贤王治下元朔二年卫青出云中郡以西至陇西攻打了匈奴藩属之地楼烦与白羊王大胜其后又取河南地”,“武帝用主父偃之计立朔方郡”,至此汉以黄河为守固屏障将朔方郡纳入西汉版图之中朔方郡处于黄河冲击地带水草肥美既是灌溉耕植的沃土又是当年蒙恬设塞的战略要地昔年右贤王以此为据点屡犯边境的上郡亦因朔方郡的设立而得以安宁更为重要的是朔方郡所处之河南地与汉都长安相去不远朔方郡的设立成为保护汉中央集权的屏障是其后征战的决胜条件而匈奴则因失去河南”,使冒顿单于不得不听从赵信的计策,“益北绝以诱罢汉兵”。


其后发动的河西之战可谓西汉与匈奴你死我亡的一战元狩二年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领万骑从陇西出过焉支山千里斩虏匈奴骑兵八千九百人的头颅其中包括折兰王卢侯王浑邪王子等人夏时霍去病又攻得祁连山得匈奴首级三万余人霍去病在浑邪王与休屠王的辖地大肆征战使两王损失惨重汉书·武帝本纪记载元狩二年(121)浑邪王斩休屠王而降元鼎二年汉乃于浑邪王故地置酒泉郡稍徙民以充实之后又分置武威郡汉武帝元鼎六年(111)分酒泉郡东部置张掖郡敦煌郡这便是决定西汉在西北疆域版图的河西四郡河西四郡不仅是西汉重要的农业产区从游牧业到农业的转变亦使其成为分割匈奴与羌族联系的横刀沟通了西汉与天山乌孙的联盟关系为削弱匈奴力量提供了保障


匈奴无力抗衡汉朝是在漠北之战后元狩四汉以翕侯信为单于计居幕北以为汉兵不能请示汉朝为由征发十万骑兵令卫青出定襄霍去病出代郡围剿绝漠以北的匈奴单于卫青一军与单于大战之日将其左右翼围困单于趁夜色逃亡西北卫青追至阗颜山赵信城烧尽其粮草而霍去病一支则与左贤王交战使其遁走封狼居胥山禅姑衍临翰海而还至此,“匈奴远遁幕南(大沙漠以南)无王庭”。


匈奴归附西汉


自匈奴远迁内忧外患连绵不断先是丁令趁匈奴衰弱而攻打其北部后有乌桓自东侧侵入孙夹击其西侧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其左地西嗕部落投降汉朝冒顿单于时并为一家的引弓之民皆起而反之至公元前57匈奴内部分裂西边有呼揭单于东边有车犁单于和乌藉单于以及篡位夺权的屠耆单于和败走归汉的呼韩邪单于出现五单于争立的分裂局面宣帝五凤四年匈奴呼韩邪单于归附汉王朝汉与匈奴间的战争从此宣告结束


匈奴归附汉朝的原因可大致总结为四点匈奴退出适于游牧的地区而迁至极北寒地其二连年征战使匈奴的人口和牲畜大量死亡牧民族在医学和饮食健康上远不如农业民族其婴儿存活率本就低于汉朝而士兵伤后的死亡率又远高于汉兵而牲畜的死尸更是不计其数必将导致匈奴的衰弱其三西域藩属的反攻河套地区的夺取与张骞出使西域加强了西汉与西域的联盟关趁匈奴示弱的机会西域各国连同西汉援军起而攻之对匈奴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其四匈奴内部分裂使匈奴原本坚固缜密的行政体系瓦解取而代之的是内部的自相残杀争夺故而迫使呼韩邪单于归附汉朝


参考文献


1翁独健中国民族关系史纲要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


2李大龙两汉时期的边政与边吏M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6


3()司马迁史记[M]北京:中华书局1959


4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62

5()司马光编著资治通鉴[M]北京:中华书局1956





编 者 按:文章来源《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2014年第10月第30卷(总382期),引用请查找原文。

文稿审核:包苏那嘎

排版编辑:武  彬




院址:呼和浩特市玉泉区昭君路6公里处
蒙ICP备18002493号-1 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0472号   网站建设 : 国风网络 网站地图 联系方式 投诉建议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郑重声明:呼和浩特市昭君博物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登录

* 证件号码
* 手机号码
确认登录

在线
预定